访谈回顾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公众参与 >> 在线访谈 >> 访谈回顾

深圳市建筑工务署署长乔恒利:以百年建筑的追求,构筑深圳的脊梁

信息来源:深圳市建筑工务署 信息提供日期: 【字体: 视力保护色:
图片资料
深圳市建筑工务署署长乔恒利.jpg
深圳市建筑工务署署长乔恒利.jpg
主题 深圳市建筑工务署署长乔恒利:以百年建筑的追求,构筑深圳的脊梁
时间 2018年7月10日
嘉宾 乔恒利署长
主办单位 深圳市建筑工务署
实录内容  

  座上宾:乔恒利 博士研究生。2016年10月起任深圳市建筑工务署署长

  记  者:陈文定(南方都市报副总编辑、深圳大件事新媒体研究院院长)
  希望未来大家能够对工务署有更多的了解和理解,知道在这个项目的建造过程中,曾经有这样一支队伍,有一群工务人,为它付出了辛劳,流出了汗水,做出了奉献。
  ——乔恒利
  谈工务署的工作
  ——深圳政府工程建设的“幕后大管家”
  陈文定:今年正值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深圳也将今年定位为“城市质量提升年”。相较于很多一线的民生部门,作为政府工程的守护者,为城市建设贡献心智的深圳市建筑工务署,对老百姓来说熟悉而陌生。建筑工务署通常被认为是代表政府在做甲方,在你眼中,工务署这个甲方做得怎么样?
  乔恒利:对于老百姓来说,“工务署”这个名称可能不是很容易让人理解,甚至以为工务署只负责施工管理,其实不然。自项目立项后可研阶段开始,工务署就已经参与其中。无论是项目的建设标准、功能要求、定位目标,还是组织项目可研、规划设计、招标采购等,工务署都发挥着重要作用。
  近年来,工务署充分利用政府工程集中管理体制带来的专业优势和规模优势,不断改革创新,以项目建设为中心进行高效管理,秉承“优中选低、低中选优”理念,建立并完善严密规范的招标择优体系;确定“安全耐用、经济舒适、美观大方、低碳生态、适度超前”的政府工程价值观,设计品质上全面对标一流;建立了涵盖122类材料设备的品牌库,入库品牌达964个,对9类重要材料设备实行战略合作,优质优价选用材料设备;加强现场管理,通过第三方机构实测实量、常态化安全巡查和智慧工地建设等手段,做好质量安全管控;建立了行业领先的新技术应用体系、奖优罚劣的诚信评价体系和全覆盖的廉政风险防控体系。所有这一切的工作,都源于工务署肩负深圳政府工程建设的重任,我们一定要把这个“甲方”做好。
  陈文定:的确,工务署项目真正的使用者是公众。但还面临一个问题,比如使用单位医院、大学,他们也会提出各种使用需求,你们如何同时满足使用方及公众的需求?
  乔恒利:应该说这是一个众力合作的事情。就像中山大学·深圳校区项目,从2015年9月23日市、校双方签署第一份备忘录,到2017年2月28日项目设计方案定标,这一年多的时间里,我署启动设计工作坊,召开专家咨询会,组织校友恳谈会、概念方案评审会,招标工作会……组织专家、学者、在校师生及政府工程社会监督员,集社会合力成就这一项目。不仅这个项目,从去年的香港中文大学深圳校区到今年的北理莫斯科大学,工务署不断组织社会各界人士共同走进在建项目,增强对项目的体验、了解,让更多的市民能够了解政府工程的建造过程,使整个建造过程能够更好地吸收市民百姓的意见、建议,也体现了这些建筑的普惠性和公益性。
  当然,我们也很希望在项目的设计和施工阶段,使用单位甚至是物业管理、运营单位等能和我们共同来完成建筑作品,让项目能更符合使用单位的管理使用的要求。
  谈越来越像的城市和建筑
  ——以岭南风韵的中国特色建筑讲好深圳语言
  陈文定:好看的建筑千篇一律,有趣的风格万里挑一。有很多人诟病今天的中国城市和城市之间越来越像,在城市发展中,不同城市间的建筑有很多雷同甚至相似之处,但看到天安门、四合院,就能想到北京,看到东方明珠就能想到上海,除去地标建筑,把你扔在一个陌生的地方看到建筑就能猜到到了哪个城市这个才厉害。建筑设计要与周围环境与城市景观和谐相容。作为这个领域的专家,你觉得深圳的建筑该如何体现城市精神?
  乔恒利:特区深圳是改革开放后新建的一座城市,与千年首都北京、具有半殖民地历史的商业城市上海和七朝古都西安都不一样。作为改革开放前沿的新兴城市和粤港澳大湾区的核心枢纽,深圳展现了国际化现代化科技产业创新中心的都市文化名城的风韵,但也在书写彰显岭南文化特色的深圳语言。正在建设的中医院光明院区,非常强烈地体现了中医文化和岭南文化的特色;中俄文化交流项目——北理莫斯科大学,则在校园中融汇了中华精神和俄式风格;新建的技术大学更多地体现了中式立体校园和普鲁士包豪斯建筑风格的特点。
  陈文定:在工程建设当中,不可避免地会带来灰尘、噪音等问题,在这方面工务署如何把握政府工程优质快速完成和精雕工程细节方面的平衡?
  乔恒利:这个问题要分两方面来谈。总体上,工程建设不可避免会给城市交通、环境等带来影响,我们要尽量克服。另一方面,不同的建设阶段造成的影响也不同。例如,土方施工会带来扬尘等,上部结构施工期间,钢筋和混凝土搅拌又会产生一定的噪音。对此,工务署在建设管理上严格按照市委市政府打造“深圳蓝”的工作要求,制定专项方案,要求所有在建项目100%落实施工单位扬尘污染防治主体责任,加强工地文明施工,强化泥头车出入监管,如推进扬尘污染防治实现“七个100%”。同时,制定了《安全文明施工标准化手册》,从围档到大门,到冲洗,到现场硬化均进行了详细的规定,并要求减少现场搅拌等湿作业,采用新技术、新材料等,最大限度减少对居民的影响。
  谈“短命建筑”
  ——全生命周期理念“打造百年建筑”
  陈文定:深圳建市目前不足40年,大量建筑的楼龄都在40年以内,但是近些年也出现了一些“短命建筑”。《桃花扇》里有一名句:“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这可不能应验在深圳。“短命建筑”的造成既有城市开发的因素,也有建筑本身质量的因素。抛开商业建筑不说,建筑工务署如何保证政府工程的质量,如何出精品呢?
  乔恒利:深圳是一座快速成长的城市,多元化的建设带来了建筑在质量把控和用材选料等方面的问题。
  目前,工务署在项目建设过程中致力于“打造百年建筑”,从减少全生命周期综合成本出发,结合未来城市发展需求,在建筑质量、品质、可持久性等方面均提出了高要求。我们要求这些项目安全适用,而且经济美观,也采取了很多措施,如全方位精细化管理、全链条择优创优和全过程严管重罚等,要求件件是精品,项项可传承。
  当前,工务署以“打造持续领先的政府工程管理机构,致力于建设具有国际水准的政府工程”为目标,在设计、建设、管理全过程推行工务署先进建造体系3.0版本,以4大建造体系和5大管控保障机制打造工务署2020先进建造体系,全力实现政府工程的理念引领、品质引领和技术引领,力争不会产生“短命建筑”。目前,工务署开展的两百余个项目均按照精品工程来打造。
  陈文定:你们要打造市民认可的建筑,也要打造政府精品工程。但深圳向来有深圳速度一说,深圳市建筑工务署如何既保证深圳质量,又满足深圳速度?
  乔恒利:工程建设,百年大计,要在确保质量安全的前提下提效提速。正在推进的技术大学,需要在14个月时间内完成20.5万平米建设任务,工程量相当于大半个北理莫斯科大学和3到4个深圳中学;已经开工需要两年完工的深中泥岗校区规划有地下两层,而其所处位置距地铁九号线仅数米之隔,且临近泥岗河,地下情况复杂,还需迁移高压线;工务署在建的医院项目共有13座,总床位有2.2万床,大致相当于30个北大医院。面对提速,保证建造质量下的工期压力可想而知。
  为此,工务署在项目建设的可研、设计、审批等环节自加压力。通过有效优化技术流程、科学统筹建设时序,把项目立项到具备开工条件的时间由685天压缩至365天,土方及基础专项开工的时间由440天压缩到215天。在工程招标方面,工务署也不断创新招标制度,推进大标段、批量、捆绑、关联招标等。在建设管理上,制订工期定额标准,提升工期管理水平。
  谈人才流失
  ——有理想、有情怀的工务人打造有温度、有品质的政府工程
  陈文定:听说工务署存在着一定程度的人才流失现象,也出现过一些工程师被百万年薪挖走的案例,面对此问题,你们在团队文化建设方面,有哪些新的举措?
  乔恒利:建设管理是要靠优秀的管理者组织实施,打造专业型、学习型、有情怀、有追求、有奉献、有工匠精神、团结和谐的机关内部氛围正是我们这个团体的文化特点。
  在福利水平上,工务署确实无法跟社会上同样工种的企业相提并论,但人的追求往往很多元,薪水不能代表一切。工务署在人文关怀、集体凝聚力、干事创业的精神价值等方面有着自己独特的优势,让有追求的人在这里体现职业价值,让讲奉献的人在这里找到他的人生价值,让有情怀的人在这里建造有温度的精品建筑。
  去年到今年,工务署共招聘了50多名新进的大学生,采用导师制,让优秀项目主任、有经验的领导、高级工程师带新员工,促使其快速成长。工务署还筹划开设政府工程建设管理学院,将学习培训范围拓展到各区工务部门,通过组织大师的讲座、优秀项目主任交流学习等活动形成区别传统机关的文化氛围。
  工务署的使命是工程建设管理,价值是打造政府工程,不断创新、追求卓越。这一年来,工务署团队基本稳定。有人来就免不了有人会离开,但我相信,我们日渐成熟的机关文化、与时俱进的工务署精神,会让大部分人跟随工务署的脚步共同进步、一同发展。
  谈未来希望
  ——打造国际化一流的政府工程建筑精品
  陈文定:工务署参与了深圳很多很重大的项目,某种程度上说,甚至影响到整个城市的形象、建筑品质以及城市质量。建筑好不好看,耐不耐用,市民心里都有杆秤,也都能体会到建筑工务署是多么重要的一环。对于工务署未来的工作,你有何期待和希望?
  乔恒利:工务署更多时候是默默无闻的建设者,项目完成,成为公共产品后我们退出,使用它们的业主不是我们,能得到使用者满意的答复是我们最大的心愿。希望未来大家能够对工务署有更多的了解和理解,知道在这个项目的建造过程中,曾经有这样一支队伍,有一群工务人,为它付出了辛劳,流出了汗水,做出了奉献。
  当然,我们的建设也存在各种各样的瑕疵,我们尽全力避免,希望项目完成后的使用者能够体谅和理解项目建造过程是多么不容易,日晒雨淋风雨无阻,也希望所有的项目使用者能够尽早在建造过程中参与进来,明晰使用需求,共同完成作品。
  陈文定:使用者(使用单位)应该精确的表达需求,而你们用自己的专业化水准,以不变应万变,才能不断打造出精品。
  乔恒利:是的,清晰的需求才能更好地满足使用,才能建出专业的精品建筑。工务署坚持以人为本、尊重自然、绿色节能、尊重历史文化传承,将“可持续发展”理念贯穿工程策划和建设全过程,实现建筑和自然、人的和谐相处,在工程的建设理念上引领发展。
  深圳大学总医院试业时,深圳大学校长在致辞中表示,感谢工务署为深大和市民提供了这样一个精美的医院。而这所医院正是工务署建设的公共产品中的一个典型,是多方参与、通力合作的结果。如果你去走一走,会发现这所医院不奢华但很精致。工务署今后打造的项目都会成为像深大总医院一样的精品工程,甚至超越它的标准和要求,成为不会落后于时代,不会被历史淘汰的传承。
  未来,工务署要持续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引,深入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紧扣总书记提出的“世界眼光、国际标准、中国特色、高点定位”要求,以制度创新全面完善政府工程集中建设管理模式,对标国际一流水准,全力打造精品政府工程。
  谈工程必谈廉政建设
  ——廉政建设就是去除权力
  陈文定:政府工程廉政建设长期以来一直是重点和敏感领域,俗话说“工程上马,官员下马”。我注意到,今年深圳市建筑工务署也先后召开打造优质廉洁政府工程推进会,下发了《深圳市建筑工务署打造优质廉洁政府工程行动方案》(试行)等相关文件,推出多个举措,打造优质廉洁政府工程。如何用制度来堵住廉政建设的漏洞呢?
  乔恒利:谈工程必须要谈廉政建设,工务署的诞生也是政府工程建设领域廉政建设的需要。集中管理虽然在预防腐败方面有优势,但工务署也丝毫不敢懈怠,建立了全方位、立体的廉政防控体系,依托信息化系统让每个人的操作都必须要在信息管理系统上全过程留痕,所有操作可追溯,异常操作自动预警。
  工务署以外网、微信公众号等为窗口,将所有的政策、规定、制度全部公开,全机制、全过程透明、公开,参与工务署的工程项目不用找任何人。我们还举办了如何参与工务署项目的宣讲,“手把手”告诉每一个想参与深圳政府工程建设的人如何操作。
  为了避免暗箱操作,工务署在招投标环节也制定了标准化的要求,避免个人在招投标过程中设置特别条款以排斥潜在投标人,防止让特别利益群体中标。对于有特殊要求的,采取分级审批制度,由六大委员会进行集体决策。加大对参建单位的约束,实行“三必谈”制度,对有不廉洁行为的参建单位,采用一票否决,一旦发现一定严肃处罚。
  廉政建设就是去除权力,让个人在工程建设全过程中,只有操作的权力没有决策的权力,所有的决策都是集体决策,所有的操作都是全过程留痕,所有的制度和履约评价全部外网公开,消灭利用权力、岗位寻租的机会。
微信公众号